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小说  »  [恋物][高傲的长靴美女]

[恋物][高傲的长靴美女]



    一场秋雨冲淡了都市里浮燥的气息,丝丝的秋凉让人从夏天的酷热中脱离出
来,湿润的空气使心情变得清爽异常。

  令人麻木的OFFICE生活依旧进行着,打完了所有的文件已是中午十一
点了,我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身体靠在椅子上开始闭目养神。这时,电话又响
了,我拿起电话:“喂,你好,集团办公室。”

  “齐助理,外面广告公司的杨小姐找您!”

  “让她进来吧。”

  少时,门开了,一位身材高佻的美女走了进来,她全身黑色,上身是紧身的
长袖装,下身是紧身的短裙,尤其是腿上一双黑亮的高跟及膝长靴高贵动人,柔
顺的秀发束了起来,额前自然地垂下一缕头发趁出脸庞优美的曲线。一双美目斜
睨着我,透出摄人心魄的眼神,我这时才感觉到我的失态。

  “快请座。”我伸手让了一下。

  “谢谢。”她仍旧是那样高傲的神情,缓缓坐了下来。

  “您有什么事吗?”我明知她是来要帐的,但我并不说明。

  “你不认识我吗?”她冷冷地道。

  “对不起,我可能没见过您,能向您讨一张名片吗?”我尽可能保持欠帐者
的“威严”。

  “好吧,”她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右手推到我面前,“我想你还是记住我,
以免下次来找你要钱,你再说不认识我。”

  “哦,”我拿过名片看了一眼,“您是广告公司的副总监,杨影初。”

  “记住了吗?”她的语气高傲地让人难以接受。

  “记住了。”在她冷傲的眼神下,我有些屈服了,语气明显软了下来。

  “那好,我就再重复一遍这件事。”她翻出一个文件夹,徐徐地道,“你公
司于七月份委托我们做了一!!系列广告,当时协议上的价格是十五万,现在已
经九月份了,为什么还没有把钱打到我们的帐头上?”

  “那是因为……”

  “请你不要打断我的话,我还没有说完呢!请给我倒杯水!”她凌厉的语气
让我再次屈服,我起身去为她倒水。

  在饮水机上接了一杯水,我端到她面前:“请喝水。”

  “放在桌子上吧,你看这份材料,你们当时是许诺过的,于八月底全部付清
的,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她拿着当时的一份协议伸到我面前。

  我回头扫了一眼,手里的杯子却产生的偏差,没有放到桌子上,而是砸到了
她的脚上,一杯水全洒在她的长靴上。

  “你怎么回事?”她十分生气地大叫。

  “对不起,对不起!”我赶忙道歉。

  “还不快找东西擦擦,我这可是真皮的,湿了水会变形的!”她厉声喝道。

  “是,是。”我情急之下,只找到了我的毛巾,拿来递给她。

  她并没有接,仍旧看着手里的材料,抬眼看了我一眼:“还不快擦干净,等
什么!”

  我只好蹲下为她擦拭着靴子上的水渍,那双靴子可真美,柔和的曲线衬出小
腿的美丽,细长的靴跟闪着光泽,脚掌在靴子里的弯曲产生出诱人的动态美感,
那一刻,我深深地为之陶醉,呼吸着皮革的香味,几乎忘记了身在何处。

  “好了,就这样吧!”她收回脚,检查了一下靴子,“还是留下了水渍,你
怎么那么笨啊,倒杯水都会洒了!像你这样的,到我公司扫厕所都不会要你的!”
她还是十分生气。

  我依旧蹲在那里仰视着她:“对不起,杨小姐,实在不行,我可以赔钱给您!”

  “赔钱?”她冷笑一声,“快点把欠款给我就行了!去楼下给我买一瓶鞋油,
要这个牌子的!”她拿笔写了鞋油的品牌——很长的一排英文,然后扔在地上,
“去吧,快点!”

  我伏身拾起那张纸,退出房间,匆匆忙忙地到超市去找这个品牌的鞋油。找
了好几家超市都没有找到,最后在大卖场找到了这种鞋油,价格真的很贵,我付
了钱,为了赶时间,就打的回到公司。

  到了我的办公室,她已坐在我的位置上,跷着腿正在上网。

  “杨小姐,我给你卖回来。”

  “嗯。”她看都没有看我,“给我擦上油。”

  “我……”我对她的态度有些不满,固然是我的不是,但也不至于这样来羞
辱我,但看着她高贵的神情和动人的长靴,我的自尊几乎要崩溃了,深埋心底的
奴性涌了上来。我竟然蹲下为她擦拭着鞋油,她双腿向前一伸,伸到了桌下,我
蹲着已经够不到她的靴子了,只能跪着爬到桌下去擦了。

  在此刻,我知道奴隶和正常人就在于这一跪之间了,选择哪一条路我犹豫不
定,是隐藏我内心深处的恋足情结,还是为这位美丽高傲的美女做奴隶呢,我举
足不前了。

  “擦完了吗?”她依旧没有看我。

  “还,还没有。”

  “那还不快擦!笨的像猪一样!”

  “哦,是。”我跪着爬到了桌下,将鞋油一点一点擦在她的长靴上。

  擦完后,我钻出来,依旧跪着仰首道:“您看一下,是不是看不出水渍了!”

  她简单看了一下:“还可以,好了,中午了,我也该走了。你看我的靴子怎
么样?”

  她高贵的眼神让我的奴性一下爆发出来,我跪着向她吐露了我恋足的心声:
“您的靴子真美,能侍候您,真是我荣幸。如果您不嫌弃的话,我愿做您的奴隶,
永远为您擦鞋。……”

  所有的恋足心语都在此刻吐露出来,她斜睨着我,听着我内心深处对她的崇
拜。

  “能收下我做您的奴隶吗?”在吐露了所有的心声后,我终于说出了我内心
深处愿望。

  杨影初瞟了我一眼,说了一句:“真贱!”

  “您只要把我当作狗一样,我就满足了。”我的自尊完全崩溃了。

  “好吧,我可以考虑一下,但是这笔帐你要想办法还清,明天给我答复!这
可是表示忠心的时候,你最好想清楚。”说罢,她就站起来要走。

  我跪着挡着她的路,仰头祈求道:“如果还上这笔帐,您真能收下我吗?”

  她微微一笑,用手轻轻拍了拍我的头:“看你的表现了。”说完,飘然而去。

  我跪在那里,脑子一片茫然,我不知这一份幻想变成现实对我来说是福还是
祸。

  当天下午,我就申请了用款计划,但是总经理不在,只好等到明天才能批下
来。下午下班后,我拿着杨影初的名片,回到住的公寓里,洗了澡就躺在床上休
息。

  我翻出衣服口袋里杨影初的名片,想着她动人的眼眸和高贵的长靴,手指和
下身不自觉地接触在起,一阵云雨过后,就昏昏睡去。

  次日,我到了办公室,第一个电话就打到财务部门询问那份用款计划的批复
情况,但财务上说总办秘书已通知各部门,总经理去了香港。

  我心急如焚,不知该怎么办。打开电脑,找出我部门的用款额,有三十万的
款子在帐上,但署名是总经理留用的。如果我挪用这份用款,那就会有被开除的
可能,我犹豫不决。

  中午十一点,杨影初打来电话。

  “那笔帐的款子怎么样了?”她的话语仍旧是冷冷的。

  “我……我这边已经把用款申请递上去了……”

  她不等我说完就打断我的话:“下午三点之前,我见不到这笔钱,我就想别
的办法。”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陷入了困境。中午下班我没有回公寓,也没有吃饭,我在办公室昏昏沉沉
地呆了一中午,眼前飘过一双双长靴和一排排银行帐号。下午两点二十五,我打
开电脑,登陆银行转帐窗口,将杨影初的帐号输入,转款额填入十五万,右手抚
着回车键迟迟不敢动手,那是怎样的心情,说不清楚了。最后我是咬着牙按下了
回车键——转帐成功,自此,我的人生就像回车键一样有了一个90度的转折。

  下午三点,我准时给杨影初打电话。

  “杨小姐,您好。”

  “嗯,谁啊?”她的声音懒懒的。

  “是我,齐明。”

  “什么事啊?”

  “您要的钱我已经转到您的帐上了,您查收一下。”

  “知道了,再见。”她好像无动于衷。

  听着她要挂电话,我忙道:“杨小姐,您先别挂!听我说句话……”

  “下班后,你楼下等我。我现在要开会!”她说完就挂了电话。

  下午六点下班后,我在集团楼下大门口等着杨影初的到来。一直等到快七点,
才有一辆红色的小车开过来停下,杨影初探出头向我招了招手。我上车坐在她旁
边的位子上,道:“我以为您不会来呢。那笔钱您收到了吗?”

  “收到了。”她没有多说话,开车向前而去。

  车子开到了一个小区内,在一幢复式楼的车库前停下,她递给我一把钥匙:
“去把车库门打开!”

  “噢。”我开了车库的门,她将车开了进去。

  我们进了房间,她到沙发上坐下,将腿平放在面前的茶几上,对我道:“去
把电视打开,给我倒杯水。”

  我打开电视,并递上一杯温水,站在她旁边听她吩咐。

  “我的脚好困,帮我把靴子脱了!”她懒懒地道。

  “哦。”我蹲在她脚下,帮她脱靴子。

  她收回脚:“我觉得你跪下会好一点。”

  “是。”我双膝跪下,拉开她右脚靴子上的拉链,慢慢地脱下她的靴子,一
阵温热的皮革香味扑面而来,我精神顿时有些恍惚,鼻子不自觉地向靴子里面凑
去。

  “把我的袜子脱了!”

  我将她的齐膝长袜脱下,温热的脚面也沾着皮革的香味,我更加陶醉,这时
我才仔细地观赏她的一双玉足,那是一双很白嫩的脚,高高的足弓,红润的脚跟,
晶滢的脚趾,嫩得好像要渗出水似的脚掌,微长的食趾让脚尖更加灵巧,只是这
一只脚,我就从灵魂深处完全屈服了。

  正对着那只美丽的脚,我浑身开始颤抖,我的嘴唇开始发干,舌头真想接触
一下那样的皮肤,那样的味道,但我的奴性意识让我没有那么做,因为要得到她
的允许。

  我谨慎地问道:“我能舔……”

  “不能!”她打断我的话,“我说过让你舔了吗?我最讨厌得寸进尺的人!
滚开!”她用左脚的靴跟向我额头蹬了一下,我仰倒在地,愕然地看着她。

  “你知道怎么做奴隶吗?”她侧头问我。

  我稍有踌躇,道:“我觉得首先应该是非常听话,并且崇拜主人的一切,尤
其是脚……”

  “你说错了!”她又打断我的话,“奴隶的责任是让主人快乐,你的说法只
是让你自已得到满足,这是本质上的区别!你理解了这个道理,才是真正的奴隶!
当然,一般人做到这一点很难,因为有退路。一个人生下来或许是平等的,但是
每个人的意识里都有王性和奴性两个方面,所以就不平等了,你和我是侧重于两
个极端了,不是吗?你说你是不是也觉得自已有退路?”

  “是。”我老老实实地道,“我还做不到全身心做奴隶。”

  “但是你会做到的。”她微微一笑,缓缓地道,“我给你的帐号其实不是我
公司的,而是我自已的。你公司的十五万已经转在我的名下了,你即将面临的是
身败名裂!所以你没有退路了,从现在开始,你要学会全身心做奴隶!”

  我惊呆了。

  “全身心的做奴隶,懂吗?”那声音固然温柔,但却让我险些昏了过去,我
万万没想到,满足自已的幻想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好了,你自已回去好好想想吧!”杨影初向后一靠,闭了双眼,“如果答
应做奴隶,我就可以把这十五万汇到我们公司的帐号上,就算我花十五万买了你
这个奴隶,这个价钱可不便宜啊?这周之前,我不会改变主意的,你回去想想吧!”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昏昏沉沉地向外走,她在身后道:“你们老板明天就
回来了,你做好被辞退准备吧!”

  杨影初只使了一个小小的技俩就让我完全陷入了困境。挪用款项的事没有被
老板公开,因为那涉及到老板私人用款的秘密,说出来就是丑闻。老板决定和我
私了,让我补出这十五万,不然就要我的命。

  我只好找到杨影初,答应她的所有要求,最后她将十万元转入她们公司的帐
户,其余五万由我来付,我将所有财产变卖凑够了五万,也投入那个帐户,至此,
十五万进入她们广告公司中,算是我们公司还清欠款了,事情基本结束。

  第二天,我被公司辞退,这时的我除了身上的西服外,变得一无所有,我在
街上饿了一上午,走到杨影初住的小区已是下午三点多了。保安不让我进去,我
只好在大门口等着她。直到晚上九点多,她那红色的车子才出现在眼前,我激动
地几乎要哭了。幸好她看到了我,招手让我上车,我们又进了她的家,这时我的
心情和上回完全不同了,我似乎已经能像她说的那样“全身心地做奴隶”了。

  一进门,我就跪下为她脱靴子,让她换上白色的拖鞋。然后为她倒好一杯水,
放在茶几上,跪在她旁边听她的吩咐。

  她呷了口水,缓缓地道:“一切都想好了吗?”

  “想好了,杨小姐。”我用十分坚定的语气道,“我现在就是您的奴隶,您
就是要我的命都可以。”

  “好。”她道,“以后你要仔细留心我的生活习惯,尽快学会更好的扶侍我。
听到了吗?”

  “是。我会好好学的。”

  “明天是周末,我要办一个小点的收奴仪式。”她道,“今天你睡在车库里,
正式成为奴隶就从明天开始。记住这个日子吧!”

  “是。我会记住的。”

  “我困了,你去车库里吧!”她起身准备去卧室。

  “杨小姐!”我忙叫住她,“我能不能吃点东西?”

  她好像没有听见一样,一边解着裙扣,一边向楼上走。

  我知道我不能吃饭了,只好老老实实地到车库。

  第二天早上,我六点钟就被冻醒了。我从车库的小门进入客厅,大致打扫了
一下,就跪在楼梯口等她起床。

  到了九点多,我听见楼上卧室内的厕所里有了水声,我知道她起来了。不一
会儿,就听到她叫我:“小明!小明!”

  “我在楼下。”

  “到厨房煮杯咖啡送上来!”

  “是。”

  我煮好咖啡送到她房间时,她正在梳妆台前化妆。雪白的睡衣下裸露着小腿,
光滑红润的的脚跟充满光泽,右脚点着地,能看到红嫩的脚掌,只为这一双脚,
我就完全崩溃了,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杨小姐,”我恭敬地道,“您的咖啡煮好了!”

  她在修眉毛,没有理我。我端着咖啡,不敢说话,眼睛看着她的玉足,浑身
开始发热。

  “在看什么?”她冷冷地道。

  “我,我在看您的脚。”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好看吗?”

  “好看,真是太美了。”我真有些克制不住了,下边已经涨得很大了。

  “好,等会赏你给我穿靴子,怎么样?”她笑道。

  “感谢杨小姐,真的感谢!”我连连磕头。

  她洗漱完毕,由我为她穿靴子。她坐在高脚椅上,我则跪在她脚下为她穿靴
子。虽然隔着白色的棉袜,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她脚掌的湿热和玉足的清香,那双
高跟的长靴更是充满了王者之气,柔软的靴面,整齐的拉链,圆润而又尖佻的靴
尖,流畅而细长的靴跟,每一个美丽的线条都刺激着我的神经。在我摸到靴跟的
那一刻,我浑身痉挛,射了出来。

上一篇:[冰恋][永昌税案] 下一篇:[秀色][恶魔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