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图片  »  唯美清纯  »  痴女淫娃吴佩慈

痴女淫娃吴佩慈

说起煤老板闫彬,可能没几个人会知道,但说起一部叫《黛玉传》的烂片,可能很多人都听说过,正是通过此部影片的拍摄,闫彬成功的将闵春晓、邓莎等一众红楼梦中人掌控于自己的肉棒之下,当然他玩弄过的女人可不止这些新人,比如着名的九头美女吴佩慈,这位宝岛淫娃便曾经是他的玩物之一。

  吴佩慈和煤老板闫彬唯一一次一起公开亮相便是2010年8月的《夜幕惊情》关机发布会上,恒娱星空董事长闫彬一手搂着吴佩慈的细腰,一边在会上大声放言:“就怕没好题材,不怕没资金”——为了玩一玩吴佩慈这位九头美人,闫彬可是下了回血本。

  翻开吴佩慈过往情史,男友一个比一个多金,她刚出道时曾跟 经纪人张洪量传绯闻,后与夜店老板Ted交往2年;2005年,她还抢攻林志玲前男友苏点忠,但外传当时大小S对苏很有意见,2人撑不到1年就分手。她陆续又与撒隆巴斯小开施明廷及马来西亚华侨Peter交往,但都撑不久,一度传出她将闪嫁百亿身家的澳门永利饭店股东纪晓波,无奈也是无疾而终。

  所以在一次北京圈内的富豪聚会上,当大腹偏偏的闫彬出现在她的眼前时,吴佩慈立刻便和他玩起了暧昧,俏淫娃碰上了痴汉子,活动一结束,吴佩慈就在闫彬的搂抱中夸张地扭着屁股和他去开房了……由于两人彼此都充满需求,所以一进房间就赶紧互相脱了对方的衣裤,互拥着躺到了大床上。

  闫彬终于觅得机会一边揉着吴佩慈的奶子,一边仔细地欣赏着这位俏丽的女人,她年过三十,但是肌肤白白嫩嫩,一张雪白细嫩的瓜子脸、两道新月般的眉毛,小巧而挺直的鼻梁、红嘟嘟的樱唇、一双长长的凤目紧闭着,上面那细长而卷卷的睫毛正颤颤地动着哪。 目光再扫到她胸前,莹白如脂的胸肌上,鼓起两座肥嫩的大奶子,乳峰夹着的乳沟,深如山谷、玉腿修长,粗细均匀,恰到好处、全身雪白透红,若隐若现的阴缝在她小腹底下的耻毛之中掩藏着,好个娇嫩的肉体呀。

  此刻闫彬的双手在吴佩慈那高耸的酥乳上放肆地捏弄着,猛按、猛搓,再轻轻地扣揉着峰顶,那两颗微微颤动着的奶头,又用一只手往她下身摸去寻幽探秘,扣得她小穴里的淫液如喷泉般涌出,春上眉梢、鼻息粗重地轻哼出声,玉腿也自动地往两旁分开了,好让男人的手更方便行动。

  闫彬也是个采过百花的主,他自然明白女人此刻的需求,却偏想要考验一下女人的耐力,看看她到底能够忍受到什么时候?于是低下头去,伸出舌头往她的骚穴里探入,不停地旋转、吸吮着。

  果然不到一会,就听到吴佩慈的浪语声道:“啊……啊……闫总……好哥哥……妹妹……受不了啦……快……快……上来……插……插妹妹……好哥哥……快插……小浪穴……痒死了……求……求求你……快……快插……小浪穴……吧……啊……”

  而吴佩慈的淫水则一股一股地沿着她的肥臀沟缝,往下直淌着。

  闫彬并没有立刻去肏弄吴佩慈,而是第一时间站起身子,去茶柜前拿个杯子,倒了点粉末进去,又加了点水,摇匀后喝了下去……喝完春药后的闫彬底气增强了不少,他再次回到了床上,再次开始尽情地捏揉着她的大肥乳一阵子,吴佩慈只得主动把闫彬抱在她胸前,伸出手引导着他的大宝贝,抵住她肥厚的阴唇,玉腿自然大张,好让男人容易干她的穴。

  闫彬见见吴佩慈终于忍不住了,只见女人的阴户中一开一合地直流着淫水,又急抬肥臀,摇摆个不停,可见她已色急的忍不住了,便把屁股猛一下沉,“噗滋”一声,人宝贝藉着淫液的润滑,一下子全根干到了底……吴佩慈的脸上立刻展现出满足的笑容,彷佛得到了充实感。

  毕竟玩过太多的女人了,虽然人胖了一点,但闫彬的技术还真不赖,把大宝贝干进去后,下下猛操,次次都顶中吴佩慈的花心,美得她嗲声浪道:“喔……噢……舒服……极了……好爽……好爽……哦……闫总……大宝贝……好哥哥……你真……能……干……小浪穴……好舒服……好……爽……哥哥……小浪穴……妹妹……爱你干……喔……用力吧……快……快……妹妹酸……酸……死了……”

  此刻吴佩慈白嫩的玉手一直摸着男人的胸膛,并且摇臀扭腰地迎合着他的大宝贝。

  闫彬也是个懂得女人心思的人,知道此刻的女人定是舒爽极了,便保持这样快慢自如地驰骋在她的温暖如玉的肉体上,享受着小穴里夹、吻、吸、缩的滋味,一面欣赏着她被操的淫态。

  只见吴佩慈美艳迷人的娇靥上,红云满布,赤白相映,娇润如水。媚波横飞,水汪汪地荡漾着异彩,它的柳眉时皱时展,一颦一笑均能勾魂夺魄,暗含无限春意,她的琼鼻微耸,不时发出迷人的浪哼声,她那微微上翘的小巧红唇,半张檀口,吐气芬芳;娇躯扭颤,如波浪般地抖动着,姿势之美,诱人心旌猛然动摇。

  当然闫彬更喜欢女人那对高挺的豪乳,肥尖上翘,随着插干的律劲,抖颤旋汤,令人陶醉,而吴佩慈美艳的姿色、丰腴润滑的肉体、以及狐媚骚浪的神色,尽情地施展着,则让他享尽了温柔甜蜜的滋味。

  于是看着这五光十色的骚劲媚态,使得闫彬淫性大起,再加上春药的助威,只见他双手按着吴佩慈的玉乳,摸、捏、捻、揉着,用力地把自己的大宝贝使劲干入她的小穴中,一个急抬,一个猛插,只听得“噗滋”、“噗滋”的干穴声大起,回绕在房里。

  即使像吴佩慈这样淫荡而娇艳的淑女,也是不经吃了春药的男人如此作践的,她被闫彬挑弄得欲火大炽,周身酸痒,骚浪得不克自制地急速摇摆着肥臀,口里像哭求地叫着道:“好……好难过……啊……快……加劲地捣……啊……天……呀……好哥哥……我心爱……的……闫总……可怜……小浪穴……吧……唔……小妹……要……难过……死了……唔……快……用力……操我吧……骚穴……痒死了……快……快嘛……”

  看来吴佩慈的骚浪劲儿己经到了最高的颠峰,急需大宝贝的狠干,才能解除她体内的欲火,她的双臂紧抱着闫彬的背部,身体狂扭猛摇,呼吸急喘,呓语连连地大声叫嚷着。

  其实闫彬在正式接触她吴佩慈之前就被这个台湾着名的九头美女的娇媚给迷住了,他喜欢电视里的她的骚媚摸样,他喜欢她那略带台湾口音的娇嗔言语,现在他终于有机会用钱来把她搞定啦,他心里自然会有捞够本的心思,再见到她此刻狂热的动作,加上耳听她的婉转娇吟,他于是更是发狠地猛干狂捣着。

  就这样,一阵急肏之后,吴佩慈被闫彬干得肉洞生热,气儿直喘地颤抖着大泄特泄,痛快地昏迷了过去。

  闫彬并没有就此放过吴佩慈的打算,他想女人一定是饥渴了很久,才这样子不经一肏,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因为今天的春药优点过量了,于是他的下身挺得更急更快,存心要好好喂饱她的小骚穴,他要让吴佩慈享受从未体验的乐趣,最好心甘情愿的成为他的玩物。

  于是随着闫彬的大宝贝的大干直干,一次次命中花心,一次次旋转磨绕,竟然很快又把吴佩慈给插醒了,于是已经浑身无力的她只有继续双手死缠住男人的身子,当然她的小穴还是会一松一紧地自动夹吸着男人的大家伙。

  就这样闫彬的大宝贝下下直操入肉,又干了好一会儿,直插得吴佩慈浪叫道:“喔……啊……闫总……你的……大宝贝……插到……妹妹心里……去了……好爽……嗳呀……好哥哥……小浪穴……乐……乐死了……小妹要……永远做……做……你的……女人……才……才能……常常和……好哥哥……插干……喔……小妹……不行……了……又要……丢……丢了……”

  闫彬可不想她这么快就投降,于是不慌不忙地一只手照样在她的肥嫩的峰峦之间抚揉着,大宝贝放慢节奏继续杵在她阴道里顶动着,这样的慢节奏的效果是非常明显的,只弄得吴佩慈全身又酸又痒,却又舍不得放弃,逼得她只好自动地挺着下身,好让男人的大宝贝来替她解决骚痒,不知不觉间女人的兴致重新高昂了起来。

  闫彬很快感到躺在身下的女人屁股又开始变得主动筛动着,他立时会意地轻抽缓插了起来。

  于是他们继续这样插着插着,吴佩慈却似乎觉得这样不大过瘾,她又摆动着她的肥臀表示不满起来。

  闫彬庆幸自己今天是吃了药的,见吴佩慈如此骚性大发,他便再次开足马力挥动着大宝贝全根在女人的桃源洞中用力地开垦着,大宝贝卖命地插进抽出,次次命中了她的花心。

  这下只插得吴佩慈娇喘连连、媚眼如丝,浪叫着道:“好哥哥……小妹……好……舒服……啊……你……真会……插穴……你的……宝贝……好大……好长……又好硬……哦……插得小妹……舒服极了……真是美……美极……了……呀……哎呀……插……插死……我……好了……好人……大宝贝……好哥哥……哎唷……哼……哼……舒服……太……爽了……人家爱……爱死……你了……快……快插死妹妹……啊……啊……”,吴佩慈的肉洞中的淫水盈溢着,被男人的大宝贝插干的动作,这“噗滋”、“噗滋”的淫浪乐章再次回响在房间之内。

  此刻的闫彬其实也到了强弩之末,即使有春药助兴,他的战斗力也是有限的,对付一般的小姐或他公司里的小白领还行,但偏生让他遇到了吴佩慈这样的痴女淫娃,他也只能继续硬抗一会儿了。

  见女人一直主动地扭着大肥臀配合自己的行动,好胜心强的闫彬知道该是大干一场决胜负的时候了,于是他的大宝贝开始一下比一下重地插干着,试图马上把吴佩慈给干趴下来。

  由于闫彬是抱着誓死一战的决心了,他可是卯上了全劲,虽然他的大宝贝被吴佩慈的阴壁紧紧地包夹着,可每当他抽出来的时候,女人那两片大阴唇也跟着翻了出来,这一切像极了蛤蚌呼吸般地张合着。

  吴佩慈经过这一番的猛操,本来激动的春情更是沸腾了起来,她的大屁股抬得越来越高了,可见她正极力地凑合着男人的动作,想要达到性欲的高潮。只见她在口中大叫着:“好哥哥……小妹的……好人……你……你真行……啊……啊……大宝贝……插得……小妹……美死了……唔……爽……爽死了……哎呀……闫总呀……顶……顶死……人家……了……喔……大宝贝……真有劲……乐死……小妹……了……哼……哼……好爽……爽……啊……”

  终于,一阵阵的阴精由吴佩慈的小穴里冲泄而出,闫彬见她激动得太过厉害,已经快要昏迷过去了,便暂时偃旗息鼓地停了下来,他算是在最后一刻获得了完胜。

  于是性欲得到满足后的闫彬用左手搂着吴佩慈的纤腰,右手轻微着她胸前肥嫩的玉乳,只见她软绵绵地躺在自己身下,她的肉洞中还含着自己的大宝贝;如云的鬓发飘散在枕旁,俏脸上红潮未退,两眼紧闭,口中梦呓般地唔了几声,想是尚在回味着刚才的高潮吧。

  在两人的战事结束之后,过了好长一会儿吴佩慈才缓过神来,但让她郁闷的事情却开始了,还没来得及谈一谈两人将来的关系或合作之前,闫彬便如死猪一般的昏睡了过去,吴佩慈原本打算从这个煤老板身上好好沾点便宜的计划就此落空,她知道自己算是遇上了铁公鸡了,只能感叹自己的时运不济,又做了一笔赔本的交易!

  【完】上一篇:老公,谁在干宝宝啊? 下一篇:将徐静蕾破处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