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奶油(上)(下)集_校园情色_激情都市,

奶油(上)(下)集_校园情色_激情都市,




>  「太性感了吧!!!」我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 一向墨守成规的数学老师今
天好像给我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可能是天气很热,所以今天她穿了一件宽松的白
色短袖衫,下身则是紧身的马裤。

  短袖衫虽然宽松,但是仍被她高耸的胸部顶起两坐高高的山峰,乳头若隐若
现,像一颗朦胧的樱桃,给人以无限的遐想。

  最要命的是她那紧身的马裤,紧紧的束缚在丰满的大腿上,短袖衫的下摆刚
好到下身的上面,刚刚遮住小腹,两腿之间的神秘部位若隐若现的展露出来。紧
紧的马裤把她的阴部的形状也勾划出来,连两个阴唇之间的凹部也勾画的一清二
楚。当她转过身,可以清晰的看到内裤紧紧的把肥美的屁股勒出的印子。

  「我拷!搞那麽性感,不是在勾引我吗?可惜那小子今天没来。」我轻声的
说道。

  口中的他是我的同桌陈平,那小子做事总是神神秘密的,给人一种极不安分
的感觉,我仍记得昨晚他打了一通电话给我,说明天要给我一份意想不到的礼物。

  直到今天早上惊喜到没看见,只见到了一份性感的尤物,我不由悬想,在这
成熟肉体的绝对禁区里,进入、侵袭、占领、撕裂、冲突的感觉不知道有多麽醉
人正当我联想篇篇时,白老师已经把目光投向我这边:「王力同学,你在想
什麽. 」

  她那夺魄沟魂的目光,看得我心头一热,下面的小兄弟不由挺身而出,紧紧
的牛仔库压得难受极了。

  过了半刻钟我才挤出一句话来:「我,我身体不舒服。」

  此时白老师侧身地走到我的跟前,轻轻的在我耳边说:「是不是下面不舒服
啊,要不要跟老师一起去医疗室看一看。」

  天啊,老师今天是怎麽了,好像只针对我一个人,而且说话的口气都含有挑
斗之意。

  我抬起头来她的目光正好落在我的那个部位上,高挑丰满的身影在我眼前晃
动的时候,心底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透过薄薄的衬衫她那高耸的乳房就近在咫
尺,我的心跳加速,嘴里发干,真想抚摸那触手可及的两个半圆的肉球。

  此时老师好像看透我的心思般,将身子微微靠前,从我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
从领口露出的乳沟,白白的乳肉突了出来,乳罩露出了边沿,也是粉色的。由于
天气太热,我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已经被汗水浸透过的乳头尖挺着。

  每一次接近我都能感到一份不安的感觉,忍耐也快到极限,忽然间全班的男
生纷纷向我透来敌意的目光。

  「王力同学,看样子你真的病得很重,还是我带你去医疗室看一下吧。」

  就这样我被老师半推半拉带出教师,一出教室,我马上被白老师带到一间无
人的杂物室里. 「白老师,你不是要带我去医疗室吗?怎麽把我带到这里来。」

  「没错啊,我就带你过来治疗的。」

  老师一边说一边摇摆着娇人的女体向我身边靠近来,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
事实,一向柔弱保守的白老师简直就变了个人似的,此时她那明亮的双睦闪烁着
淫秽的目光。

  当我们之间的距离不到一尺,老师坚挺的乳房就在我眼前,我好想伸手去将
它握住!而我内裤里的肉棒更是异常怒张的挺立,忽然她快步到我跟前在额头上
吻了一下。

  「小王,想不想跟老师的身体做爱啊,这份礼物你意外吗?」

  说着用手轻轻的在我的肉棒打了一下!被她这麽一打,我的肉棒也不由自主
的跟着轻轻的跳动着!

  「老老师,你倒底在说什麽?做那种事我怎麽敢啊。」

  「别装了小王,我知道你心里想什麽,每次上课时候你都想用什麽方式跟我
这副身体做爱,我都知到,像你这样的学生多得是,要吗?想要得到我的身体吗?」

  她看到我胆怯的样子更加肆虐将手放在我的肉棒上面轻轻的抚摸着,被她那
细柔的手一摸,我的肉棒传来舒服的感觉,慢慢的这舒服的感觉传遍全身。

  突然,我的肉棒传来阵阵的跳动,一下子「扑滋扑滋」大量的精液
就由我那硕大的龟头射出!吓得倒退几步。

  「小王,你他妈的有色心没色胆,这麽好的货色都不敢享用,你对得起我的
苦心吗?」

  我被她这麽一骂反而更糊涂了,很难相信这句话竟然出自与一个外表斯文柔
弱的女教师之口,看样子生病的人不是我,而是老师。

  接她发出令人发指的笑声,那种感觉很熟悉,难道老师疯了,还是受到什麽
刺激。在我思索之际,她吐出另外更意想不到的话:「是我啊,你的老友陈平,
看你小子吓得神魂颠倒。」

  「你你不是白老师吗?难到你还有别的称呼?」

  「你真的烧糊涂了,你忘了我昨晚打电话给你一份意外的礼物吗?怎麽这麽
快的就忘了。」

  「老师,我没糊涂啊,昨晚的确有人打电话给我,不过那个人是今天没来上
课的陈平同学,难道你们合作来耍我,这怎麽可能呢?」

  「的确是我啊,只不过我现在借用了白老师的身体在跟你说话,也就你看到
的白老师其实是被我控制了,现在明白了吗?」

  「我拷,有这种事,老师,你以为你在演角色扮演啊。」 「看来很难让你
信服,这样吧,你可以问问题. 」接下来这一切都不得不让我信服,她就是我的
好友陈平。

  「怎麽样,这份礼物意外吧。」

  「太意外,太难以置信了,你可以告诉我你怎麽做到的吗?」

  他拿出一小瓶白色的乳液在我面前晃动着说:「就是这个帮了我的忙。」

  我接过手一看,跟一般的奶油化妆品没两样,上面的说明是这样写的:使用
方法:一,使用者可将瓶里的液体均匀涂抹于全身。

  二,涂抹完毕後等待两分钟便可进入隐身状态. 三,隐身时,使用者可以任
意进入别人身躯控制他人身体于己用。每次有效期48小时,这段时间若使用者
想离开只需用意念便可。

  「天啊,竟然有这种事,你是怎麽得到的。」

  白老师(陈平)对我抛了个媚眼说:「秘密现在还想不想和我做爱
啊。」

  「想当然想了,朋友的礼物我怎麽可以不收呢?」我只控制了几秒钟,禁不
住热血上涌,尘根勃挺,硬如铁棒,连裤裆都快被冲破。我迅速地脱掉身上的衣
物,扑过去一把抱住她的细腰,把她整个紧紧的抱在怀里.

  「啊你怎麽这麽猴急,人家还没来得及准备。」此时我已经顾不得那麽
多了,现在我只知道可以任意的使用这副美绝人寰的胴体了。

  正当我们兴致高昂的时候一个身穿体操服的女生闯了进来我两刚踏出走
廊便被三个大汉给拦住了,他们身穿黑色西装,黑色墨镜,模样跟电影里面的黑
社会差不多。

  「什麽事啊?」我轻声问道。

  其中一个粗声粗气的说:「我们老大请你们过去。」

  陈平向我这边使了个眼色,我马上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双手一摆撒腿就逃。

  当然急中出错这种事情也常常发生的,由于我逃得太突然,且忘记了脚下的
负担,马靴的鞋根一弯整个人没走两步便重重地摔在地上。

  可怜的是胸前的一双大乳被压得痛痒难忍。

  而陈平比我聪明多了他马上脱离了身体,消失在空气中,这时候我才记起自
己也可以这麽做,可没等到我动用意念,一个大汉飞速般将我的双手往後一扣,
痛得我大叫了一声。

  时而口中被塞入一颗药片。

  他动作十分伶俐,一气呵成地把我从地上提了起来,用力一甩,我的身体被
重重的仍到另外两个的身边。

  这时候我忍受着又痛又痒的身体,想迫切离开,可忽然之间意识好像被死死
的固定在这副女体里,我越想着离开,身体越是奇痛无比。

  一名大汉看出我的心思冷冷道:「别白费心机了,你现在哪里也去不了,就
给我乖乖地留在里面。」

  另外一个从口袋中拿起一个红色玻璃的眼镜带了上去:「我去找刚才逃跑的
那个,这一个就留给你们了。」

  我转过头看到他那冰冷的脸庞透出一股扣人心弦的杀气,吓得直打哆唆,心
理又怕有矛盾。演变到这样我也只好认了,可是我又没做错什麽. 「你,你们倒
底是什麽人,怎麽知道我的事,还有你们老大想找我干什麽?」在百般难忍的情
况下我终于鼓起勇气吐出这麽一句话来。

  「哼,到了你就知,不怕不告诉你我们老大想要得到的东西从来没失手过. 」
紧接着我被他们连推带拉的带到刚才的杂物间里. 「老大,其中一个已经被我们
抓到,另外一个跑了,啊飞已经赶过去。」

  我盾声望过去结果太出人意料,我们要找的那个新闻社的女孩就在那里,她
脸上洋溢着一种难以琢磨的笑意,绝得不是一个少女可以装出来的,难到她就是
他们的老大。

  「把他给我带过来。」那个女孩忽然开口,那种音调根本不是女孩子的。

  我双手被绑在身後,身体被生硬地推到她的身边,结果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由于身体是跪姿,我不得不将头抬高,仰望着一个身高不到150CM的小女生。

  她两眼发出锐利的目光俯视着我,从她的眼神里我清楚的感到一股前所未有
的恐惧感,太可怕了,她并不是她,她的身体里肯定还住着另外一个人,一个令
人生畏的权威者。

  她忽然抬起一只脚狠狠的踏在我的胸口上,身上那多出的两部分马上被踩得
又痛有痒。

  接着她把嘴凑到我耳边冷嘲道:「爽吗?现在可以告诉我其它的PHA到哪
里去了?」

  「PHA是什麽,我真的不知道啊,求求你放了我吧!」我越想越委屈,眼
泪竟然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哼,说得也是,你这黄毛小子也不可能知道那麽多。」

  她从盘边拿出刚才剩奶油的那个小瓶子。拿到我眼前,怒吼到:「就只这个,
你们一共拿走了多少瓶,要不是我发觉的早,借用这个女孩的身体混入你们学校,
恐怕到时候我那宝贵的PHA被你们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小子给糟蹋了。」

  尽管我现在心里有多麽害怕至少我明白了一件事,那些神奇的奶油是偷来的,
对方还是个黑社会,而黑帮为什麽拥有这些PHA,他们的目的是什麽,就不得
而知了。

  也就是从我使用那瓶PHA开始,就一直被监视着,直到被抓,现在的我不
敢要求什麽只知道接下来要身心肯定会受到一番煎熬。

  我开始心虚了,不敢直对着她,底声道:「老老大我真的不知道陈平偷
你们的PHA,而且我只看到他只拿了一瓶,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藏在哪啊,求
求你们放了我吧。」

  「只要你老实把话说出来,或许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并送你们一瓶
PHA,否则你不但出不了这个身体,你的家人也要遭殃。」

  我害怕了,怕得要死,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声音也变得生硬,每说出一
个字都那麽艰难,最後只说了四个字:「我不知道 .」

  话语一出我就开始後悔了,後悔我怎麽不会随便篇造一个故事,或者捏造一
个事实,可能我真的绝望了,面对如此压力我别无选择。

  此时室里的气氛异常的平静,可在平静中我却感到犹如死刑囚在等待宣判的
到来。

  终于她说话了,口气变得十分安静,沉着:「没办法了,既然他是你的好友
现在只好让你来代他受罚,你们过来。」

  「你那麽喜欢女人的身体,就让你当个够,你们两个给我好好的服侍这只母
狗,直到他屈服为止。」

  「是大哥。」他们应声的走到我身边。

  「今次会很好玩。」其中一个高个子的男人用淫猥口吻说. 另一个忽然转到
我身後,他从後面扭着我的双手。

  「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真的什麽都不知道啊。」没想到的我苦苦哀求
换回的竟事肉体上的痛苦。

  「啪」那男的一拳打在我的腹部。

  那一拳很重手我被打得昏头转向,疼痛不已,身後的那个男人开口了:「我
们快些动手吧。我已经忍受不住。」

  「好我们看看这学校女老师的身体是怎样的。」他那双眼充满欲望地看
着我的身体。

  说完前面的那高个子的男人拉下裤子的拉链,从里面拉出凶猛的东西。说是
拉出来,倒不如说是自己跳跃出来,毫不怯场地昂起头,从裤缝之间向斜上方耸
立。 就像烧红的铁棒的肉柱,已经愈来愈逼近我的眼前,我的身体被用力一按,
半跪在地上。

  「说不说,再不说就干死你。」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我的确不知道那东西是在哪里. 」

  恐惧感使我想用力推开对方,可是因为腰已经被用力抱紧,用不上力量。而
且,紧身裙愈来愈撩起,连大腿都完全暴露出来。

  被男人粗鲁的抚摸的感觉,越使我感到恶心,和恐怖。本来我只是想用女人
的身体来享享乐子,如今竟然演变成被强暴的角色,我的心里很不甘,更是埋怨
陈平的无知。

  透过黑色紧身衣胸口的一对肥乳被一双大手给紧紧的抓住,乳房被抓住後,
我的身体马上呈现出兴奋的状态,越是扭动身体,陷入肉里的手指,越是不肯轻
易放松。

  此时身後有一只大手刻滑入大腿根内。

  「啊」不知道是害怕还是自然反应身体不自觉的夹紧大腿,我感到非常
慌张,拼命扭头同时踢腿。这时候大腿一凉裙子的挂钩已经被解开,并且被拉扯
到膝盖的上面。

  乘身後那男子上半身离开的机会,我想尽办法挣脱,可是裙子缠在双膝上,
动作受到妨碍. 就在转过来伏下身体时,最後剩下的内裤也被拉下去。

  身上的那件紧身衣也被撕成碎片,此时我看到身上丰满的白色双丘,微微显
露出淫秽的溪谷,向左右摆动。要是以前看到这样的女体我肯定会兴奋不已,可
现在被玩弄的是自己,只觉得羞愧难熬。

  「看你往哪逃。」

  同时他们以敏捷的动作从我挣扎的身上,把裙子以及内裤都脱掉。此时,鞋
也顺便脱落,已经没有任何东西掩盖这具诱人的肉躯,就连我自己也被这副身体
的美丽而惊诧着。

  「兄弟我我已经不能忍了!」

  前面的那个高个子的男人已经兴奋到极点,他如饿狼般将我的身体紧紧的压
在身下,任凭我怎麽扭动身体都没用,忽然间感到下体一热原来他那热的肉棒已
经引到女人最秘密的溪谷间.

  我的思想上感到难堪,恶心,虽然如此也感觉出自己的身体开始有了微妙的
感觉. 滚烫的肉棒突破肉缝,碰到最敏感的部份时我的身体马上产生无法忍受的
焦燥感,不自觉用尽全力扭动身体。

  另一个走到我跟前抓起头发往後一拉,将一个肉棒好不容易的塞进我的嘴里,
马上嘴里被塞得满满的,那种前功後进的感觉让我生不如死。

  「啊不要不要」这些话已经发不出声音,在充满屈辱的脑海里,
过去的种种往事像走马灯地出现在我的脑海。

  我本来是一个平凡的学生,最多也是耍耍恶作剧,从来没有做过什麽伤天害
理的事,就算我整天幻想怎样侵犯女性的身体,幻想怎麽跟老师做爱,那也是处
于青春期男生拥有的思维权利,为什麽上天要给我着样惨重的惩罚呢。

  下体被入侵着,有无法形容的痛痒感,扩散到整个身体。胸前的一对白乳已
经被撮得变型发红,口中的被巨大的异物填得满满的让我无法呼吸。

  羞耻心刹那间变成恶心,但恶心又变成应有的快感,着难道就是女人的感觉,
我的思绪混乱了。屈辱和羞耻和快感混在一起,在身体里奔驰,我想保持正常的
意识,都开始感到困难.

  一旦产生这样的感觉,随着一次抽插就更增加,开始感受到大概是所谓的快
感。嘴里不由得想发出哼声,变成「唔唔」的叫声。

  在微弱的喘息声我听到门口有人说话:「大哥,那家伙已经抓到了。」

  在模糊的视线中我看到刚才去追逐陈平的家伙站在门口,手中拧这一个人,
接着那个人被他推到在地,一动也不动呈现出昏迷的状态. 那个男人开口了:「
大哥人已经抓到,可刚才我怕他反抗,造成不必的骚动就一拳把他打昏,可能出
手重了点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唔,做得不错,你进去好好给我守着,我去换具像样的肉身再过来。」

  「是,大哥。」

  那个被附身的少女一挥手刚才虐待我的另外两个跟着他长扬而去,剩下那个
男的走了进来。

  由于我刚才身心受过强烈的刺激,余韵未尽,看到有人走了过来便不由自主
的扭动着淫秽的身躯,想要得到一丁点的满足。

  「王力,你还好吗?」那男的忽然开口。

  一听道有人叫我,神智马上恢复了过来,用力的抬起身体将头部面向于他,
可让我清楚的观察这个有点熟悉的陌生人。

  他用试探的脚步走到我跟前,用那支强健的手臂将我的身躯搀扶了起来,并
不时的用不安分的眼神览阅了我的全身。

  「你,你想干什麽?我真的什麽都不知道。」我有气无力的为自己辩解。

  「王力,是我啊,陈平,对不起!」

  我一听到是他马上火了起来,怒斥道:「都怪你,你知道对方是惹不得的吗,
就快点把东西给他们,不然我们都会死得很难堪的。」

  「你听我说王力,并不是我想去招惹他们的,是」

  我马上打断他的话:「你不偷他们的东西,他们怎麽回找上你的呢?肯定是
你出手在先。」

  「我没偷他们的东西啊,其实事到如今我也只要告诉你了:这些PHA 是我爷
爷生前的一道发明。」

  「你爷爷不是在你出世的时候已经死了吗?怎麽会?」我迟疑着。

  「我也直到上个月收到一封匿名信开始知道的,原来我爷爷曾经是国家生物
研究所的教授,後来研究所的一次爆炸中神秘失踪了,之後就一直没有他的消息,
满怀绝望的爸爸以为他已经不在人世了直到收到他的信,信里只简述了他十几年
来如何的想念我们家人,信里还说他的大限已到,叫我要好好保护信里面的那张
PHA的配方。」

  「那你怎麽招惹到那些人的呢?」

  「其实他们是谁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我爷爷在信中提到过有一个叫飞鹰组织
的,叫我要防备那些人。」

  听到他这麽说我也明白了一半:「这麽说来,那群人就是这个组织的,那个
附身在新闻社记者身体里面可能就是他们的头目,可他们怎麽知道你有那些奶油。」

  「哎这都怪我,其实这些奶油是我按照配方上做的,有一部分拿去网络
拍卖,想争点钱来花,没想到却引来不该来的人。」

  「事到如今我们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可我怎麽挣脱不了这具肉身。」我
边说边扭动着身体。

  「他们刚才给你吃的是定魂丸,他的信中也有提到。」

  「快点教教我怎麽离开这副身体先」我着急了。

  「别急嘛,我这里有解药。」

  我喝过他递来的一小瓶药水忽然身体一轻,顺利的脱离了囚困着我的女体。

  「雪琴老师对不起了,害你被侵犯了。」我低声说到。

  「嗯,那我们走吧」

  走到门口发现刚才被陈平拉来做替死鬼的竟然是我最讨厌的教导员,他平时
处处为难我们这些反叛的学生,今天算是对他的惩罚吧。

  陈平也脱离了那个大汉的身体,此时我们两都进入隐身状态,只有通过语言
来确认对方。「现在我们要去哪里?」

  「当务之急我们先离开着学校,因为他们都一回来发现被骗肯定会大举搜捕
我们的。」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他们为什麽能看见我们呢?」

  「他们用的是红外线热能探测镜,可以轻易的察觉到我们的动向,反而我们
如果附身在别人的体内比较安全。」

  「嗯」我点了点头. 当我们走向走廊的尽头被前面一把声音吓住:「他
们在那里,快追。」

  「快跑。」

  由于我看不见陈平只好遁着他的声音紧紧的跟在後面,正当我们庆幸自己逃
出教学楼时,远远的看到学校外面停了几辆私家车,站着几个彪形大汉. 「看样
子,这个学校我们出不了了,退回去。」

  返回教学楼时我们又发现,楼上楼下,走廊都有人在把守,更可恶的是他们
有的竟然借用老师或学生的身体做掩护,看来他们行事的方式颇为精密细心,但
都可以通过脸上那副红色的眼镜识别出来。

  「这样跑来跑去不是办法,得快点找个人体附身啊。」陈平的话度引着我来
到一个正在上课的班级,这是比我们小一年级的二年B组教室,此时他们正在上
英文课,讲台上站着是一个秃顶的中年教师,可能他的课不够吸引人,学生各自
在下面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我看好最後一排座位靠墙的一个在打磕睡的学弟,染成金黄色头发样子十足
的不良少年。在他的前排座位有一个正在听音乐的女生,脸上洋溢着朦胧的睡意,
虽然身体稍加肥了一点,但样子还算过得去,短发圆脸。

  「他们快追来了,快进入。」当我正在迟疑不决时,陈平已经占据那个少年
的身体,情急之下我只好附在那个女孩身上。

  随着耳边传来激昂的音乐声,我不由的轻叹了一口气。可随之而来的就是身
体的感觉,同样是女人身体,可身体洋溢出来的肉感竟然差之剩远. 这个女孩的
胸部当然没有雪琴老师的大,但她的敏感性比雪琴老师的还要强烈,每挪动一下
身子我都清楚的感觉到胸罩里面的异物在刺激着乳尖,应该是胸垫之类的东西吧,
加上天气比较炎热,少女身上的汗水已经浸透了胸罩的边缘,在胸部的周围有湿
润的感觉,透过胸前那件白色衬衫的钮扣之间的狭缝可见里面是一个灰色的胸罩。

  在宽松的裙子下面还不时的吹过一阵阵暖风,这股暖流游遍裙下的风光顺着
大腿直奔私处,微弱的电流般的感觉松弛着我的脑部神经。

  「喂,你进去了吗?」身後的那个男生轻拍着我的肩膀,在耳边细语道。

  「嗯是我。」我轻微的点了点头. 「现在我们暂时安定下来,为今之计
就只有等,很快就要午休了,到时候可以混在人群中离开学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越接近下课我就越放心,尽管呆在这副身体里并不
是很舒服。

  「时间到了,我们应该安全了吧!!」我转过身对着陈平说. 「本校刚接到
通知,有两名劫犯混入我们的学校,公安部下达通知为了各位同学的安全,请同
学暂时呆在自己的教室里,等有关部门进行调查之後才可以离开,请各位班主任
老师做好安定学生的工作。」

  此时学校的广播站发出这样的一条讯息。

  陈平一听到广播脸色马上一变呈现出极不安分的表情口中默默的念道:「肯
定有问题!」

  「什麽问题?」

  「难道你不觉得很不对劲吗?如果真的有劫犯混入我们学校,学校会如此大
势嚣张的广播吗?他们肯定会先劫持校方领导,在切断学校与外界的联系,如果
我没猜错这又是那个团伙搞的鬼,他们的目的是想拖延时间,再一个班级一个班
级的追查我们的消息,这样一来就形成一个坚固的包围圈,到时候想逃都逃不了。」

  「死定了,这可怎麽办呀!我们还是快点溜吧」一听到小陈的分析我的
心凉了一半,拔腿就想跑。

  「再等等看,我们这个样子应该不会被发现才对,如果我们贸然离开那就正
中他们的下怀。」

  这时候教室的门口来了几个人,他们打了招呼叫正在讲课的老师出去,接着
那几个人走进教室。

  我一看差点昏过去,这几个人都带着红外线探测镜,手中还拿着一个体温测
量表。

  「这下麻烦了。」小陈在我身边低声地说. 「什麽?你刚才不是说我们应该
安全的吗?」

  「我太低估他们了,没想到他们对PHA的情报竟然分析得那麽透彻,因为
每一个被附身的人体温都比正常人要高,那是体内有另外一具身体的关系,看样
子我们逃掉了。」

  眼看他们一步步的逼近,危险也一分分地增加。

  我们该怎麽办呢?

  在百般焦虑的过程中我再次体验了绝望和恐惧的并存。此时背後伸出一只手
轻轻的搭在我背上,神经一下子紧蹦了起来,一股寒起从脚底传到头盖上。

  「我有办法了,不过要你互相配合。」小陈这句话引发了我的希望。

  「什麽办法快说?」我迫不及待的提问道。

  「你看到走廊顶部的自动消防喷射器没有。」我转过头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

  「那你怎麽利用那消防器?」我迟疑了一下。

  小陈从那个不良少年的库档里掏出一个打火机︰「利用这个引发那个消防器
报警,那警报一响大家肯定为了自己的安全而罔顾一切的逃命,到时候也是我们
逃难的好时机. 」

  「太好了,小陈谢谢你了。」

  「你先别谢我,逃不逃得出去还是一个未知数,现下我们要好好配合。」说
完他从身後悄悄的把打火机递给了我。

  忽然间身後「砰」地发出一股沈闷的身音,我转头一看被小陈附身的那
个人倒在地上,双手吾着胸口曲卷的身体脸上呈现痛苦的神色。

  我知道计画开始,小陈那出乎意料的作秀马上引起周遭老师学生的注意,我
看着他的将身体退到教师的门口边等待时机. 「不好,小良好像发病了。」其中
一个同学发出的叫声。此时在小陈的身边围上了几个人,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
他身上,连刚才那几个组织的成员也围了上去。

  我抓紧时机,跑到走廊的尽头我抬头望着头顶上的消防器发觉离我的身体还
有一定的距离,不过说来也巧身边有一张废弃的椅子,我马上拉它做垫脚,手中
拿拿着打火机点然後高高的举起,此时我发觉这个女体的高度根本实在太勉强了,
无论我怎麽努力总是差那麽一点.

  我努力的身长手臂,把火炎微微的举高一点,温度还没到消防器是不会报警
的,可机会只有一个。

  「喂,你在干嘛?」忽然从身後传来一把声音,我知道被人发现了,此时我
罔顾一切脚底运足力气往上一跳,这也是我最後的机会了。

  打火机的火焰终於碰到消防器上,当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时我马上脱离了这
副女体,回到隐身的状态. 那消防器奇迹般地的响了起来,随之喷出水拄,全校
同时响起了消防警报。顿时教室沸腾了起来,学生老师发了疯似地跑出教室,安
静的走廊马上变得水泄不通。

  在人群中我听到一把声音︰「小王老地方见。」

  我马上明白了,现下的情况看来谁也照顾不了对方,我只身潜人群中向学校
大门奔去。一出大门我马上被一个组织成员发现,在慌忙中我竟然忘记找一个人
来做替身。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只顾逃命,希望能摆脱身後那个追逐者。

meixin阅并整理排版

上一篇:轮X女教师_校园情色_激情都市, 下一篇:州院的大四女生_校园情色_激情都市,